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登录|注册| RSS     

燃气行业输配价格监管密集加码

天然气输配环节多,输配价格不合理已是行业多年来一直存在的突出问题,当前主管部门对此加强监管,将有利于降低输配环节成本,推动整体终端用户用气价格下降,有利于燃气市场的拓展。
日前,甘肃省发改委和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有关工作事项的通知》,要求认真梳理本辖区天然气供气及各环节价格情况,厘清天然气购进价格、配气价格和销售价格,进一步清理规范供气行为,减少供气层级,杜绝层层转售、不合理收费等问题。
甘肃并非特例。据了解,自今年7月份国家发改委、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的通知》(下称“《通知》”)出台以来,山西、广西、广州等地均就《通知》内容发布相关文件,提出具体监管要求。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各省陆续针对天然气输配价格展开行动,燃气行业正式掀起一场输配价格监管潮。
降低气价的重要举措
国家发改委在《通知》中指出,我国部分地区存在天然气供气环节过多、加价水平过高、收费行为不规范等问题,各地要认真梳理供气环节、减少供气层级,合理制定省内管道运输价格和城镇燃气配气价格,严格开展定价成本监审、加强市场价格监管。并要求各地将有关落实情况、降价减负具体成效,于今年11月底前上报。
此后,各省陆续出台相关文件,要求在辖区内对管道运输价格执行情况、管道运输企业生产经营情况开展摸底调研和定价成本监审工作。
广州市发展改革委给出了更具体的监管标准,在《关于调整广州市管道天然气配气价格有关问题的通知》中,要求非居民气高压配气价格不高于0.19元/立方米,中低压配气价格不高于0.81元/立方米,并规定无论多少层管网输送,广州市管网天然气配气价格总和均不得超过1元/立方米。
“输配价格监管是为降低气价所做的一项最重要的工作,之前输配费用基本是企业自己定价,并不向社会公开,天然气用户想知道管输价格的真实成本构成比较难,加之中间转供环节多,管输费层层加价,最终导致终端的用气价格偏高。”国际清洁能源论坛(澳门)理事姜银涛表示。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看来,城市燃气管网是此次监管的重头戏。“因为城市燃气管网特别多,而且组成非常复杂,不同地方、不同企业的做法各有不同。现在有的地方天然气从门站到终端用户要经过三级管网,少数地方甚至多达六级管网,层层转供现象比较突出。”
“输配价格监管问题已经说了很多年,但由于管理部门和一些监管规定之间的不协调,并未很好地落实。随着国家管网公司设立,‘管住中间、放开两头’不断走向深入,必须打通整个管网体系,尤其是城市燃气管网,这是打通管网系统的最后一公里,是非常必要的举措。”郭焦锋说。
关键在于如何执行
针对价格监管的具体举措,国家发改委在《通知》中提出,要减少省内管道供气层级,输配价格按照“准许成本+合理收益”原则进行核定,准许收益率不超过7%。
但在多位受访者看来,对于7%内部收益率的标准,具体操作起来较为复杂。“关于省内管网成本核算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尽管办法里也有相关说法,但成本核算过程各个企业、各个地方有很大差距,所以对成本的核算、费用支出的考量还是有一些复杂性,因此有些地方的配气价格居高不下。”郭焦锋指出,“执行上还需要更多的细则,更多可操作性的监审办法,同时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够真正负起责任来,把这个事扎扎实实落地,这是关键。”
陕西省燃气设计院原院长郭宗华对此表达了相同看法:“成本核算执行起来有一定的操作空间,主要是我们的审计制度跟不上,企业把材料和施工费用、人员成本以及维修费用加大,整个成本自然就上去了,所以各大公司把这个限定标准看得并不是太重。”
“这项政策的用意是好的,但监管不能光靠政府,还要引入深耕天然气领域的专家团队、行业协会或者高校,抽调一些真正有实践经验的专家,开听证会时大家一起监审。”姜银涛建议。
将提振天然气市场
事实上,2019年以来,我国天然气消费增速开始放缓。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为3047.9亿立方米,较2018年同期增长了8.7%,增速较2018年同期回落7.9个百分点。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天然气市场也受到不小冲击,商业、公共服务业、交通用气等终端需求大幅减弱导致天然气消费量显著下降。
在此背景下,国家发改委多次发文要求各地降低天然气价格、降低企业用气成本。而此次加强输配价格监管,也被业内人士认为将进一步降低天然气价格、促进天然气消费。
“我国天然气输配环节多,价格不合理已经是行业多年来一直存在的问题,监管部门加强监管肯定有利于降低输配环节成本,推动整体终端用户用气价格下降,有利于燃气市场的拓展,市场前景会更好。这对整个燃气行业是利好。”郭焦锋指出。
“最立竿见影的结果就是推动终端天然气用气价格降低,促进终端天然气消费量增长,推动天然气行业全产业链的健康发展。”姜银涛表示,“此外,它还会倒逼管道企业改进生产工艺技术和管理水平。因为价格监管后,只能从优化管理、技术革新、降本增效上要效益,把原来的老旧技术、机器设备、管理方式替换掉,更换效率更高的先进技术、设备、理念,通过能源互联网、油气大数据、云计算促进智慧管道的实施,反向促进中游管道产业链的迭代升级和自我革新。”
  • 政府部门
  • 地方燃气协会
  • 燃气集团公司
  • 相关网站
  • 常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