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登录|注册| RSS     

燃气下乡,不得不算的经济账

推进燃气下乡、清洁取暖、清洁用气,是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一环,也是让民众安全、温暖、清洁过冬的民生工程。
但在基础设施落后、居民经济收入有限的农村地区,如何保障农村群众在经济可承受的前提下的用气需求,背后的经济账还得算算。
人民图片
《中国散煤综合治理报告2020》显示, “十四五”期间,中央清洁取暖资金需求范围为246.6 亿元-331.9亿元,其中,建设补贴需求为176.6亿元-214.1亿元,运行补贴需求为70.0亿元-117.8亿元。
多位受访人士指出,目前农村用气仍过度依赖补贴,要想用得起、用得好,需丰富气源供应,建立政府、企业和用户三方协作的长效机制。
“受收入水平限制,农村居民使用燃气取暖的意愿和支付能力有限”
“现在使用的管道天然气与城区天然气价格一样,都是2.65元/立方米,因此100元燃气费只用来做饭的话大约能使用3个多月,政府还一次性补贴266元,性价比很高。”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茶庵乡老秦营村村民娄香兰说。
“家里用上天然气方便又干净,不仅能做饭,还能取暖、洗澡,生活条件和质量比以前提高了很多。”河南省南阳市汉冢乡三八村伍富庄村民胡守鹏说。据河南南阳蓝天燃气公司宣传部杜建堂透露,截至今年2月,宛城区已有210多个自然村的10300多户村民用上了天然气。
记者此前走访多个煤改气村庄,村民大多对使用清洁能源表示认可。“但受收入水平限制,农村居民使用燃气取暖的意愿和支付能力有限。相对煤炭、柴火取暖,天然气价格偏高,尤其是在冬季采暖用气高峰期,非计划用气量激增,造成燃气使用成本加大。”某不愿具名燃气行业人士指出。
据调查,86%的农村居民期望的取暖成本在2500元以下,超70%的农村居民期望取暖成本在2000元以下。近期也有多地爆出“村民家中壁挂炉安了不通气”“通了用不起”的现象。
“使用燃气后,多地户均取暖费用比过去提高1000-2000元,在当前补贴状况下,有11%的用户表示无力承担燃气取暖成本,超过30%的用户表示如果没有运行补贴,将无力承担燃气取暖经济成本。”某业内人士说。
“气源充足、经济条件较好的农村地区,对燃气价格承受能力较强,适宜大力推广。比如川渝地区具备资源优势,用气方便,燃气下乡普及率很高,‘镇镇通’通气率可达80%。”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说。
对于管网暂无法覆盖的地区,使用LNG点供及 LPG微管网优势颇多,但未来转换天然气需要进行管网系统置换并更换灶具,同时LNG点供局域网建设需要配建LNG气化站,设备运营管理要求较高,无形中增加了成本。“可以动员有条件的地区使用生物天然气清洁供暖,增加气源,而不必局限于管道天然气。保护环境和增加收入一举两得,减轻采暖成本压力。”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经济师徐博说。
此外,农村房屋质量和建筑节能改造也是影响用户用气成本的又一大因素。有观点认为,应推动农村建筑节能改造提升房屋保温性。但受访人士均表示,农村多为自建房,改造操作难度大,只能在具备条件的地区进行引导,靠政府投资改造并不现实。“燃气下乡还需量力而行。”徐博说。
“未来补贴终将消失,因此靠政府补贴不是燃气下乡的驱动力”
运行补贴对推进燃气下乡和农村清洁取暖工程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补贴政策直接影响着农民燃气取暖的可承受能力,但多地补贴已经开始退坡。
以河北为例,自2017年煤改气工程实施以来,农村居民享受三年补贴政策,给予1元/立方米的气价补贴,每户最高补贴气量1200立方米,也就是每户补贴最多不超过1200元。这项补贴由省、市、县三级政府共同出资各承担1/3。
据了解,煤改气三年补贴期满之后,省级一方将采取退坡方式(逐步减少、最终退出)继续补贴2年,即2020年冬季采暖用气享受的补贴退坡减少50%,2021年冬季采暖用气享受的补贴减少至25%,之后将不再给予补助。至于市县两级,可结合各自实际情况制定具体办法。
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曾表示,对于煤改气、煤改电,中央财政大力支持,各地也积极行动,主要体现在补贴上。“前几年中央资金主要补贴建设,去年开始,在大气污染专项中财政部已经拿出一部分资金,给煤改气、煤改电进行运营补贴,一些省市已经宣布了要持续补贴,不会轻易退坡。”
“补贴款项让政府背负不小的财政压力,未来补贴终将消失,因此靠政府补贴不是燃气下乡的驱动力。”陕西省燃气设计研究院原院长郭宗华说。
郭焦锋认为,补贴是农村清洁取暖和用气的关键一环,短时间内不会轻易退出,预计还将持续7年左右,但未来将逐步退出,因此不能仅靠补贴提升燃气普及率,应从燃气供应链上降低成本。“比如降低增值税,将增值税从9%降至6%甚至更低,以减少供气和用气成本。”
“建议优化、完善燃气门站价格政策,灵活运用市场化交易机制,确保民生用气门站价格总体稳定”
上述燃气行业人士指出,用气价格作为燃气行业中最为重要的问题,历来备受关注。农村燃气市场由于地广人稀,用户分布零散,成本投入大,企业亏损现象普遍存在。虽然政府已制定了不少价格方面的规范性文件,但是在近年来的燃气价格改革调整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
“在我国,成本监审的工作起步不久,法律的依据还不够充分,监管的经验还有待积累。在近期中央部署的供给侧降气价统一行动中,各省的方案差别很大。保证老百姓用得起气,还需从源头降本。”该人士补充说。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降低气源成本需加大科技攻关力度,提升关键技术及装备的国产化水平,并重点推进高端燃气壁挂炉的国产化,降低终端用户的初始投资费用。同时,建立LNG资源采购协商协调机制,避免出现多家主体竞争、哄抬价格而导致用气价格大幅波动。同时,尽可能减少天然气供应中间环节费用,完善成本监审机制,定期公布典型城市输配气价和销售价格,建立终端用户自主选择气源的途径。
“建议优化、完善燃气门站价格政策,灵活运用市场化交易机制,确保民生用气门站价格总体稳定。”徐博表示。
郭宗华认为,在多方协同配合、构建监管体系、提高政策执行能力的同时,还要加强政府与公众的双向互动,最大限度地争取公众的理解、支持与配合。“燃气下乡,政府、企业和用户应‘抱团’培育市场。供气公司要看长远,以市场培育为目的,切勿只顾眼前利益对市场造成损害。”
“当前,一些地方政府走上了两个极端,要么放开不管让企业自己竞争,造成‘神仙打架’;要么极端控制只允许一家燃气公司垄断市场。这两种都是不健康的市场业态,二者皆不可取。”郭宗华坦言。
“地方政府在新开拓的地区,可给予燃气企业一定的特许经营权等优惠条件,以保证偏远地区的燃气供应。在有条件的地区,可通过竞争推动燃气公司开拓市场的积极性,健康有序推动燃气下乡。”郭宗华进一步指出。
  • 政府部门
  • 地方燃气协会
  • 燃气集团公司
  • 相关网站
  • 常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