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登录|注册| RSS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中国为应对能源短缺和减排狂买美国天然气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在2019年美中贸易战最激烈的时期,中国几乎停止了美国液化天然气的进口。不过,据报中国现在从美国购买的天然气规模超过以往任何时期。
《华尔街日报》指出,中国的态度之所以出现180度的大转变,一方面是推动能源价格飙升的全球能源短缺所致,另一方面也是中国通过减少煤炭消耗来降低碳排放举措的结果。
据报道,中国今年出现多年来最严重的能源短缺,迫使政府缩减了工厂运营时间,部分城市甚至出现拉闸限电的情况。造成此次能源短缺的因素包括:随着全球经济从疫情中复苏,对中国工厂出口产品的需求超出预期;为减少污染,中国减少了煤炭消耗量,增加了天然气用量;中国部分地区降雨较少,导致水电供应受到影响。
受上述因素影响,液化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10月初,目的地为亚洲的现货天然气基准价格达到每百万英热单位56美元,是上年同期的10倍以上。行业分析师表示,自那以来,天然气价格已出现回落,但如果今年出现寒冬,可能会导致气价再次跳升。
在承诺减少对煤炭的需求并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之际,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量已颇为庞大,而且还在稳步增长。今年中国可能会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2020年,天然气在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约为8%,高于2009年的3%左右。
本周全球各国领导人齐聚格拉斯哥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中国将面临加快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压力。在能源短缺之际,中国寻求确保能源供应稳定,因此兑现逐渐放弃化石燃料的承诺也许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艰难。
目前,美国对中国的液化天然气出口激增,这与几年前中国在贸易战期间对美国液化天然气加征关税后的情形形成鲜明对比。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美国对中国的液化天然气出口超过510亿立方英尺,是2020年同期的三倍多。EIA数据显示,美国对华出口在液化天然气出口总量中的占比为17%以上,创有记录以来的单月出口最高水平。中国此前曾承诺,根据与特朗普政府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会从美国购买更多能源。
《华尔街日报》分析,中国的能源短缺折射出全球能源市场吃紧的状况。随着欧洲从疫情中复苏,该地区也被迫应对天然气需求旺盛引发的价格上涨局面。
中国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令美国能源股受益,其中包括液化天然气出口商Cheniere Energy,该公司股价今年迄今已累计上涨约80%,市值增加超过100亿美元。该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经营液化天然气设施,已经在根据长期采购协议向中国供货。10月份,该公司宣布了一项期限13年的新协议,向中国能源分销商新奥股份供应液化天然气。
Evercore ISI的分析师Sean Morgan在最近的一份客户报告中表示:“总的来说,我们仍然看好Cheniere的短期和长期前景。”他将该公司股票的长期目标价从107美元上调至130美元。
更具投机性的液化天然气股票也获得提振。Tellurian和NextDecade计划在墨西哥湾沿岸建造出口气站,但现在离生产液化天然气至少还需要几年时间。尽管如此,对该市场蓬勃发展的乐观情绪已提振Tellurian的股价自今年春天以来累计上涨超过80%,NextDecade的股价则上涨超过70%。
中国排名靠前的大型能源公司一直在寻求获得更多长期供应,此类长期供应协议能降低现货市场价格波动对这些公司的影响。除了与Cheniere的协议外,最近达成的其他天然气采购协议还包括中国国有控股公司中国石化与Venture Global LNG达成的一项长期采购协议,以及卡塔尔与中国国有控股公司中国海洋石油达成的一项长期采购协议。Venture Global是一家非上市公司,正在路易斯安那州开发液化天然气设施。
《华尔街日报》引述标普全球普氏负责液化天然气价格公布的部门主管Ciaran Roe说:“在短短30天内,中国针对未来几年供应签订的长期合同的总规模就增加了约20%,幅度可算相当巨大。”
尽管各家能源公司担心最近的价格波动可能最终会损害中长期需求,但新签的供应协议和目前强劲的天然气需求有助于支持当前在墨西哥湾区域进行的投资,这些投资涉及建造价值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新液化天然气终端。
更大的担忧可能是气候变化,并且许多机构投资者都在施加更大的压力,要限制对新的化石燃料生产的投资。许多投资者转而将资金投入到可再生能源领域,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削弱天然气需求。
总部设在休斯敦的Pickering Energy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David Heikkinen表示,几年前,没有人会担心对天然气进行长期投资。他说:“而现在,大家都对碳氢化合物的需求感到担心。”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京ICP备100289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546号
  • 政府部门
  • 地方燃气协会
  • 燃气集团公司
  • 相关网站
  • 常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