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登录|注册| RSS     

中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贸易发展的新问题与新举措

      液化天然气(LNG)作为一种新型优质的清洁能源,已成为我国各行业社会生产发展的重要燃料,对促进我国能源消费结构转换、生态环境保护具有重要意义。目前,我国天然气市场自身产量供应不足,难以满足国内能源消费增长需求,对外进口依存度越来越高,并面临“LNG进口价格脱离市场价值,国际议价能力较弱;未来进口LNG与管道气的供应矛盾和竞争将逐渐升级;LNG进口面临海上运输恐怖袭击和海盗抢夺;长期贸易LNG进口合同面临‘照付不议’的压力”等新的问题。为此,研究采取何种措施确保液化天然气LNG进口稳定供应安全是值得探讨的重大问题
 2n6中国城市燃气协会

   经过10多年的快速发展,我国液化天然气(LNG)产业已形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但是,我国天然气自身供应能力仍然难以满足国内天然气市场的需求,对外依存度持续上升。2017年,受宏观经济稳定向好、环保政策趋紧和“煤改气”等显著影响,我国天然气消费呈快速增加趋势,全年天然气消费增量超过340亿立方米,同比2016年增长17.0%,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7.0%,创我国天然气消费增量历史新高。依据汤森路透Eikon的航运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仅次于日本,位居全球第二。随着我国环保政策、工业领域煤改气工程推进,工业用气需求仍将保持较快增长,未来国内天然气供应缺口仍然较大,依靠液化天然气(LNG)进口仍是弥补气源紧张的重要途径。为此,保障液化天然气(LNG)进口稳定安全供应,成为关乎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命题。2n6中国城市燃气协会

2n6中国城市燃气协会


 
中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贸易发展现状

 
(一)LNG进口需求量飙升,成为全球第二大LNG进口国。2006年5月25日,一艘名为“海鹰号”的运输船载有6万吨液化天然气(LNG)到达深圳大鹏湾LNG接收站,拉开了中国从海上进口液化天然气(LNG)的序幕。此后,中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一直呈持续快速增长态势。2006-2017年,我国LNG进口量从2006年的69万吨飙升到2017年的3789万吨,短短十年间,我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翻了54.9倍。2017年,我国加强大气污染治理力度,工业、发电、民用、交通等各行业积极推动“煤改气”计划,使数以百万计的家庭和工业设施改变原先使用煤炭能源消费方式,从而转向更为清洁的天然气,仅依靠自身天然气生产供应,难以满足国内旺盛的消费需求,进口海外天然气成为必然选择。相比管道气进口而言,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因不受长输管线基础设施建设约束,操作灵活、调配方便,成为我国冬季天然气市场供应主力,以致于2017年我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出现高速飙升,并创历史新高达3789万吨,比2016年LNG进口量的2554万吨增加了235万吨,同比增速高达48.37%,超过韩国进口量的3651万吨,仅次于日本进口量的8350万吨,成为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

 
(二)液化天然气(LNG)进口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我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一般以长期贸易合同协议为主,并以“照付不议、离岸价”为交易计价方式,其承运主要责任由卖方负责,考虑节约成本,2017年,我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国别主要来源于澳大利亚、卡特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家。其中,从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高达1750万吨,同比2016年进口量的510万吨增长1240万吨,成为我国第一大海外液化天然气进口市场,占据海外液化天然气市场的52%,超越卡塔尔成为我国液化天然气进口第一大供应国。卡特尔天然气储量丰富,约占全球天然气储量的13.15%,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也一直是我国第一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因受“断交”事件影响,卡塔尔液化天然气贸易受到阻碍,2017年卡塔尔被澳大利亚所取代,成为我国第二大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国,约占我国海外液化天然气市场的22%。

 
(三)天然气产量增速跟不上消费量增速,对外依存度持续加大。在我国,天然气生产供应主要来自于新疆庆华、内蒙古汇能、大唐克旗等企业。2017年,受国内强劲需求驱动,我国天然气供应量快速增加,全年天然气产量达147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8%,高于2016年8.2%。其中,液化天然气产地主要来源于陕西、内蒙古、山西、四川、宁夏等地,其产量为829万吨,累计增长14.4%。然而,当年我国全年天然气消费量却高达235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0%,约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7.0%,与国内天然气供应量1476亿立方米相比,缺口高达876亿立方米。由于我国天然气整体产量有限,产量增速跟不上消费增速,除了依靠自身生产供应能力之外,需要依靠国外天然气进口弥补天然气消费增长需求。自2006年深圳大鹏新区最早进口液化天然气(LNG)以来,我国对外进口液化天然气(LNG)比重越来越大。2006-2017年,我国液化天然气(LNG)对外进口依存度从1.72%上升至40%。随着我国城镇化推进、生态意识增强、消费能源结构调整,天然气消费将得到持续增加,对外进口依存度未来将进一步提升。

 
(四)天然气进口渠道日益多元化,LNG进口量超过管道气。国进口气源主要包括管道天然气(PNG)和液化天然气(LNG)两种途径。目前,我国规划了从中亚进入新疆至东部地区、从俄罗斯进入黑龙江至东南地区、从缅甸进入云南至川渝地区、东部海上“四条”天然气进口渠道,2019年中俄天然气管道贯通后,届时将形成西北、东北、西南和东部海上“多元化”天然气进口供应格局。在管道天然气中,天然气长输管道建设是制约天然气进口量的重要因素。与管道天然气相比,LNG进口相对调配灵活便捷,只需要通过接收站即可完成卸货、储存、配送等功能,并且接收站建设周期较短,容易调节供需波动。自2012年以来,由于国内天然气产量跟不上消费量增速,供需缺口较大,管道气进口因受制于管道建设,我国管道天然气进口稳步减少,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持续增加。2017年,我国管道天然气进口量为3105.92万吨,同比增长8.78%,约占天然气进口量的44.29%。然而,液化天然气(LNG)操作灵活,调配方便,成为我国冬季天然气消费高峰季节供应主力,LNG进口量为3828.55万吨,同比增长46.39%,约占天然气进口量的55.71%。

 
中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贸易面临的新问题

 
(一)LNG进口价格脱离市场价值,在国际上的议价能力较弱。随着LNG接收站面向第三方开放,以及接收站投资门槛的降低,我国液化天然气(LNG)资源获取或开发主体将越来越多元化,并形成国资、外资和民营或混合资本等多种资本形式。在中国,LNG进口不像日本在不同项目之间进行统筹安排,也不像韩国由一家天然气公司KOGAS垄断执行,我国购买主体的多元化导致在液化天然气(LNG)进口价格谈判势必存在竞争,削弱了中国LNG进口议价话语权。在日本,进口LNG价格采用与国内替代能源价格挂钩机制,使用的是未来进口LNG替代国内石油使用的价格,从而达到整体上分散国家能源风险;在韩国,也使用与日本一揽子原油价格(JCC)挂钩,通过国家统一垄断进口达到整体控制LNG进口价格水平;在欧洲,尽管LNG进口也面向第三方开放,但价格与国内交易枢纽价格或替代能源价格相挂钩。虽然我国LNG进口也存在购买主体多元化并向第三方开放,也采取与日本一揽子原油价格(JCC)挂钩,但脱离了国内天然气市场与替代能源之间市场价值,造成中国整体社会福利较大净损失。

 
(二)未来进口LNG与管道气的供应矛盾和竞争将逐渐升级。目前,我国天然气供应逐步形成“西气东输、北气南输、海气登陆”的格局。在陆上,现阶段拥有中亚A/B/C三条线天然气管道、中俄天然气管道和中缅天然气管道三条进口通道。除了陆上天然气管道以外,还有海上天然气运输通道,其大体分为东南亚航线、中东航线和非洲航线。未来随着天然气管网第三方准入审批政策贯彻落实,从海上运输进口液化天然气(LNG)将受到挑战,尤其是以中缅天然气管道为代表的输气管道贯通,原来从海上进口原油和天然气资源可以经中缅输气管道绕开马六甲海峡直接运输至中国境内,这无疑对依靠沿海地区建设LNG接收站进口天然气更加安全。大量进口LNG经过气化进入输气管道,将对海上进口液化天然气(LNG)产生严峻挑战。另一方面,以储罐和瓶组气化站等“点到点”方式供应LNG的半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将沿海地区300-500千米范围的天然气市场扩展至国内天然气市场全区域。自2014年以来,我国LNG进口就开始超过管道气进口量,沿海地区LNG进口与管道气的供应矛盾和竞争逐渐升级。

 
(三)LNG进口海上运输面临供应港及海上运输安全。近年来,我国实施“煤改气”等清洁能源战略,提高液化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对液化天然气进口依存度不断提高,已由2006年的1.72%上升至2017年的40%,海外液化天然气进口量迅速增加,成为我国清洁能源消费需求的供应主力。在我国,进口液化天然气(LNG)主要通过LNG船舶进行海上运输,但面临供应港安全、海上运输航线安全等问题。目前,我国LNG进口航线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卡塔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其中,澳大利亚与中国东部沿海相距较短,且经过的海峡、运河等节点最少,所经海域发生恐怖主义及海盗概率较低,从该国进口LNG航线安全性较好。卡特尔属于中东、北非的阿拉伯国家,从该国进口LNG经历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等运输节点,该区域常发生恐怖袭击和海盗劫持等风险,且随着我国LNG进口需求的扩大,装货港口也经常产生压船压港现象,影响LNG进口运输时效。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液化天然气(LNG)供应能力充足,国内政局及港口发展稳定,从这些国家进口LNG海上运输安全性较高。

 
(四)长期贸易LNG进口合同面临“照付不议”的压力。长期以来,我国LNG进口价格采用与日本一揽子原油价格(JCC)挂钩定价方式,脱离了国内天然气消费市场,长期承受着高于欧美LNG进口价格的压力。但是,经历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后,LNG进口现货价格持续维持低位,长期贸易合同仍处于相对高位,亚洲溢价空间大幅缩减,与欧洲LNG进口现货价格大致相差1美元/MMbtu。随着油价回升或液化天然气(LNG)资源供应减少或中断,亚洲LNG进口价格仍呈上升趋势,但未来新的LNG项目增加下,LNG进口价格难以大幅度出现上升,依旧维持较低价位。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国,正在陷入两难的困局。其一,未来10-20年的天然气需求具有不确定性;其二,亚洲天然气市场自由化推进意味着市场竞争更为激烈。在我国,除了2006年中石油以0.96元/m3的低价与澳大利亚签订长达25年的LNG长期购销协议以外,其他签署的长期LNG进口贸易合同价格均处高位。价格较高时期的LNG价格成本在现货价格下难以转嫁给LNG最终用户,买方亦难以对未来20年的市场做出承诺,面临
“照付不议”的压力。

 
促进中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贸易发展的新举措

 
(一)加强对LNG进口环节的监管,持续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LNG进口目的是为满足国内紧缺的清洁能源消费需求,最终是为天然气市场服务。如果LNG进口价格真实反映天然气市场价值,与国内天然气消费市场需求或石油等替代能源相挂钩,不仅能够形成资源与市场联动机制,降低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风险。在当前未形成国内有效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情势下,应通过加强LNG进口环节监管,统筹安排LNG进口,增强中国对外进口液化天然气(LNG)议价谈判话语权,避免造成LNG天然气进口社会福利净损失。例如,在LNG进口现货贸易方面,应明确要求液化天然气(LNG)进口与LNG接收站建设能力统筹安排与相协调。目前,随着我国能源消费结构转型,未来将进一步增强对天然气消费需求空间,天然气市场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虽然天然气价格机制已从原来的“一气一价”过渡到“市场净回值”机制,资源供应端也呈多元化局面,但销售端还存在垄断、地方行政干预、基础设施紧缺等问题,需要持续理顺行政、市场与价格关系,建立充分反映天然气市场价值的价格机制。

 
(二)发挥国家层面战略规划作用,实现多元化资源战略协同发展。为缓解进口LNG与管道气的供应矛盾和竞争激烈程度,应发挥国家战略规划作用,引导和控制LNG接收站、运输船等基础设施建设、合理控制LNG与管道气市场供应范围,避免LNG接收站重复建设,以及LNG与管道气之间的过度竞争和供应矛盾,实现天然气资源协调分布。另外,以全球天然气战略资源布局为基础,国内外天然气消费市场为导向,统筹规划LNG接收站和运输船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由国家能源局负责LNG相关项目审批,通过控制从中亚经新疆至东部、中俄通过黑龙江至东南、中缅通过云南至川渝、海上登陆等天然气管道网以及LNG国内产业基础设施建设布局,平衡LNG资源平衡流向,合理调控管道气与液化天然气(LNG)市场供应范围,推动液化天然气(LNG)、管道气之间的战略资源协调发展。

 
(三)加强政府国际合作,建立海外LNG海上运输保障基地。液化天然气(LNG)进口最常用的海上运输方式是LNG船运输,该种运输方式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海上运输,液化装置成本较高,运输量大且成本相对固定。然而,这种进口液化天然气(LNG)运输方式需要经过海峡、运河等节点,尤其是从全球第一大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卡塔尔进口LNG,途径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等恐怖袭击和海盗猖獗海域,增加了LNG运输船舶的运输风险。为保障LNG海上运输安全,应建立LNG运输船安保中心,联合公安、海警、海事等部门组成联合水上交通监管系统,建立现代化的水上安保指挥体系,并给予海上运输安全指导。另外,加强政府间的国际合作,在海外设立保障基地,并借助海军力量为LNG海上运输提供海域护航、紧急救援等,共同打击海盗及恐怖袭击行为,保障中国LNG运输船队海上安全。

 
(四)重启高价长贸合同进行谈判复议,加强与东北亚各国合作谋求互利共赢。中国与日本、韩国分别作为全球前三LNG进口国,共同参与亚太LNG市场贸易。亚太市场液化天然气(LNG)价格长期与原由价格指数相挂钩,并且LNG价格水平一直高于北美或欧洲地区。为此,LNG价格安全成为东北亚地区中、日、韩三国无法回避且亟需解决的问题。首先,中国、日本和韩国应加强相互合作、谋求共赢,利用相对宽松的LNG供应过剩转向买方市场优势,在采购货源领域组建东北亚联合体,争取更大的LNG进口价格话语权,获取相对有利的LNG进口价格,并力争重启长贸合同价格复议谈判。针对存在复议可能性的合同,建议延长合作年限调整合理价位;如若不存在回旋余地的合同,建议单方面终止合同或抛售,尽可能将损失降到最低。其次,以建立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为目标,将LNG进口价格与原油价格相挂钩脱离,从而转向以区域枢纽中心定价为基准,紧抓美国页岩气革命推动全球天然气市场格局变动的战略机遇,努力缩小亚洲溢价空间,构建与北美、欧洲相抗衡的东北亚天然气消费市场。

 
(五)拓展LNG资源多元化进口渠道,保障液化天然气稳定供应。液化天然气(LNG)安全稳定供应,越来越取决于获取LNG资源进口渠道多元化的拓展。因液化天然气(LNG)存在不易保存、运输的特质,使得LNG供需双方必须签订长期严格合同以后大型气田才能投入开发,并保障国内天然气安全稳定供应。目前,中海油积极开拓LNG资源多元化进口渠道,与道达尔、BG集团签署液化天然气(LNG)稳定供应合作框架协议,并在海外兴建LNG设施和LNG出口终端,便于向我国出口液化天然气(LNG)资源。另外,中石油还与诺瓦泰克公司采取金融合作项目融资方式,收购俄罗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拓展我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渠道。为保障液化天然气稳定供应,拓展LNG资源多元化进口渠道,我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资源获取方式应逐步实现从单一签订长期LNG购销合同到LNG购买、项目融资、基地建设等多元化转变。

2n6中国城市燃气协会
 2n6中国城市燃气协会

  • 政府部门
  • 地方燃气协会
  • 燃气集团公司
  • 相关网站
  • 常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