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登录|注册| RSS     

租一天运费超10万美元!LNG抢船潮提前,欧洲全球扫货

 LNG(液化天然气)船运费近两个月以来连创年内新高。2JJ中国城市燃气协会

记者注意到,进入6月份,17.4万立方米LNG船的现货运费已正式突破10万美元/天,16万立方米LNG船的现货运费也一度逼近10万美元/天的关口,两种载货量的船舶运费几乎都在两个月内翻倍。
这轮LNG船运费的大行情,归根结底还是欧洲“反常”的全球扫货,欧洲近几月的行动甚至改变了以往的“亚洲溢价”,LNG现货市场开始向“欧洲溢价”转变。
LNG市场,乃至整个能源领域,都在发生新的变化。
LNG运输船运费飙升
克拉克森研究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6月以来,17.4万立方米LNG船的现货运费已正式突破10万美元,分别在3日、10日、17日录得11.15万、12万、10.15万美元/天的记录。
而在今年4月,该品种船舶现货运费还徘徊在6万-8万美元,短短两月之后,运费已接近翻倍。
其他载货量的LNG船现货运费同样在近两个月内急升。
6月10日,16万立方米LNG船的现货运费已飙升到年内高位9.75万美元/天,离10万美元/天仅一步之差。同样在4月,该品种船舶现货运费还处于4万-5万美元/天之间。
14.5万立方米LNG船的现货运费在4月时为2万-3万美元/天,到了6月10日已猛涨到6.3万美元/天,价格翻了两倍有余。
三种不同载货量的LNG船现货运费均创下年内新高,长期合约同样不甘落后。
6月10日,一年期的16万立方米载重量的LNG船运费达到了12.5万美元/天,一年期的17.4万立方米LNG船运费达到了16万美元/天。
但不同的是,长期合约运费飙升的时点来得更早。
克拉克森研究的数据显示,整个2月份,一年期的16万立方米LNG船运费在7-8万美元/天,但到了3月上旬(11日)则猛涨到11.5万美元/天;一年期的17.4万立方米LNG船同样如此,整个2月运费均在10万美元/天以下,3月11日已飙升到15.5万美元/天。
尽管在6月17日的数据中,几种船型现货运费、1年期长期合约运费都已有所回落,但是LNG船现货、远期运费近两月的大幅上涨已表明,市场正在发生变化。
欧洲开始全球扫货,LNG现货从亚洲溢价转变为欧洲溢价
有国内航运业人士对记者表示,LNG船运费上涨主要是由于欧洲的供需缺口,俄罗斯是欧洲天然气的主要供货商,俄乌冲突后俄罗斯的管道气供应存在不确定因素,欧洲因此加大了液化天然气海运的进口力度。
欧洲委员会官网显示,去年欧盟地区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度高达45.3%,有部分成员天然气进口完全由俄罗斯供应。
博众智合(Agora)能源转型论坛中国区总裁,曾担任国际能源署中国合作部主任的涂建军对记者指出,俄罗斯是全球第一大天然气出口国,“欧盟去年从俄罗斯进口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现在有一部分要通过增加LNG进口来替代,所以欧洲对LNG、LNG运输船的需求都异常旺盛。”
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已开始谋求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今年3月8日,欧盟委员会在官网上提公布一份名为《欧盟廉价、安全、可持续能源联合行动》(REPowerEU)的方案,计划在2030年前尽快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
几个月以来,该方案一直在具体细化和落实。5月19日,欧洲议会和欧盟各成员国达成一致,决定到今年11月1日前欧盟各成员国的天然气储备量应不低于满额储气量的80%,且到明年11月1日前应不低于90%。
涂建军表示,“欧盟地区的储气库容很大,大约有1000亿立方米,并不是一船、两船的LNG就可以填充起来的。要达到80%的设计容量,从现在起就要不停地向储气库注气。”他进一步指出,为了今年能顺利过冬,以及预防俄罗斯随时可能切断供气的风险,欧洲国家正在加大LNG进口力度,这也导致LNG船运费水涨船高。
“俄乌冲突前全球LNG市场的供需本来就已经是紧平衡状态,现在欧洲地区需求大幅攀升,很多客户就会把原来做现货生意的LNG船租下来,并签署中长期合同,这些船就会从现货运输市场退出,导致现货市场上的船舶运力更紧张。”涂建军指出。
路透社也引述能源船运经纪与咨询公司Poten&Partners意见表示,对LNG的需求飙升,以及买家因俄乌冲突避开俄罗斯货物和船只,导致更多长期租船合约出现,进而限制现货市场船只供应。
消息人士称,目前包括壳牌、道达尔能源(Total Energies)、中石化在内的多家能源公司正在进行一场提前的年度抢船潮,以确保有足够的运力可以在冬季需求旺季运输LNG。通常而言,LNG船抢船潮一般发生在北半球夏季末期,但今年在夏季来临前已经拉开序幕。
上述国内航运业人士对记者确认了该则消息,并称“这个情况其实每天盯着运费也能看得出来,SPOT(现货)市场运费和一年期期租交易运费已经明显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天然气需求急升,也让LNG现货市场发生了变化。
过去,LNG现货一般存在“亚洲溢价”,即因亚洲缺乏定价权,导致出口地相同的天然气(主要是LNG)在亚洲市场交易的价格显著高于北美和欧洲市场,亚洲国家尤其是中日韩三国等被迫长期支付一度是全球最高的天然气进口成本。
涂建军表示,全球天然气交易枢纽主要分布在欧美国家,欧盟和英国都有区域定价中心,美国则有亨利中心(Henry Hub)天然气指数定价,“亚洲目前还没有建成有国际影响力的定价中心,亚洲的天然气长期协议大多是和石油价格绑定,因此国际油价一上升,亚洲国家的LNG进口价格也会高涨。近些年来,亚洲的中日韩三国对LNG的需求都比较大,尤其是日本,在2011年福岛核危机之后大幅增加了LNG的进口量。亚洲通过将全球市场上的LNG吸引到亚洲来满足需求的增长,但亚洲买家也不得不给出比其他区域市场更高的价格来吸引货源,导致了亚洲溢价的长期存在。”
“目前,欧洲国家不但需要在天然气进口领域去俄罗斯化,而且必须提前大规模储气。在这种情况下,欧洲除了支付高价吸引LNG现货外也没有太多别的高招,因此导致了新的‘欧洲溢价’现象的出现,这也是市场机制运行的结果”,涂建军指出,“市场上甚至有传言,一些亚洲国家的公司之前签订了进口美国LNG的长协,由于‘欧洲溢价’的出现,这些公司只要将美国的LNG转手倒卖到欧洲市场,就能获利颇丰。”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LNG现货价格的走高,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今年也减少了LNG的进口。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2年前五月我国LNG进口量同比降低了19.6%至2649万吨,同期LNG进口金额同比攀升55.5%至1313亿元。
  • 政府部门
  • 地方燃气协会
  • 燃气集团公司
  • 相关网站
  • 常用服务